ツA.Liヾ

张芮侨·LoFoTo:

曾经无比惧怕一个人旅行,甚至害怕独处,总希望能有人陪伴,至少也要在周围制造些声响来暗示自己,“这里不光只有我,所以没什么好怕的”。

但在生命的长路上,每一段陪伴都显得短暂,孤独占据着大部分的时刻,我们始终都是独自一人在前行,想想看,这真可悲,但再想想看,谁又不是如此?“孤独的不光是我,所以也没什么好悲伤的。”

只是,当你恰巧遇到一个愿意陪你一程的人的时候,请记得,轻轻牵住他的手。


摄于 阿姆斯特丹

Yee 一只眼睛做梦:

追星族的夜晚。

180度。多云的天气拍银河还是有点困难,无奈大光圈搞起!

最右边的黄色是远处草场着火了,映红了天上的云。左手边是5km左右的地方的一盏灯。。。

之后的片子都不用补光,正好一正一反都有微弱的光,我只能说我那天的运气非常棒!

iso3200 F1.4 15s 20张接片

图虫:http://yee61.tuchong.com/

微博:http://weibo.com/yee61


PP鲁:

【湖水是永难平静的天空】

许巍曾经唱到:“每一次难过的时候,就独自看一看大海。”

能够包容凡夫俗子悲伤痛苦的,除了大海,还有就是眼前的雪山和湖水吧。雪山守卫着湖水的静寂,湖水成全雪山一世归宿。宇宙永恒,浪花须臾,只有在这样的时刻,人才能挣脱小我的束缚,谋求须臾之宁静。

/ 西藏昌都地区然乌湖

Amber梁馨心·LoFoTo:

莎士比亚在《皆大欢喜》里写道:

Love all, trust a few,do wrong to none.

爱所有人,信任一些人,不负任何人。

记得当时我上小学三年级,在阁楼的天窗下读到这段时,雨刚刚停,夕阳的余晖正温柔的搭在我的肩颈上。

其实这一天像往日一样,自己冒着雨跑回家,没有爸爸的陪伴,没有妈妈的晚餐,空荡荡的家里,厨房的桌子上,只有一包泡面和两颗蛋在等着我。哦,冰箱里可能还有两根儿火腿肠。

但这一次,我静静的哭了。

从此,我就深深地爱上了莎士比亚这位矫情的老人家。

因为是他教会了我何谓真正的宽容和原谅。

肖博文:

(2011年8月)终于在第五日清晨登上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不同于大多数徒步者选择从东南山脚出发四天往返且沿路都有木屋营地的Coca-Cola线,我选择的Machame线,是从乞力马扎罗山的西南脚为起点,蜿蜒而上,在海拔不同的五个营地露营五个夜晚,最后到达山顶。这条线路的景色最美,植被的垂直分布差异最明显。从西南山脚出发向北,之后由西向东横切至山的东南侧,与东南侧的另一条线路Mweka线汇合后冲顶,之后沿Mweka线下撤至山的正南侧。

图为日出前的乞力马扎罗山5895m顶峰Uhuru Peak, Aug 2011

架子·LoFoTo:

#边走·边拍·边悟# DAY301-176·『在太阳、星辰与地球共存的宇宙里,时间、距离与理性联手主宰光明,让多数迷恋、热情与感性化为黯淡。#最终,世界被理性统治。感性沦为理性附庸风雅时的装逼借口。#』

Rex岑悦-Saunato·LoFoTo:

Sliema的黄昏

Sliema是马耳他其中一个最多游客聚居的地方。一湾之隔,便是马耳他的首都Valletta。我们头两天的行程都会经过这里。这是第二天傍晚在岸边拍下的。